中国境外-取消合格境外投资者投资额度限制有助于国际收支平衡

  • 时间:

【阿根廷胜塞尔维亚】

有助於國際收支平衡今年以來,監管層多次釋放信號,不斷提高對外開放程度,為更多長期資金持續入市創造良好條件。

隨著我國股票市場和債券市場相繼被納入多個全球重要指數,外資對我國金融市場的配置需求日益增長,跨境證券投資在我國國際收支格局中已經占據非常重要的地位。

QFII這些年2002年,作為我國資本市場對外開放的標誌性事件之一,QFII制度正式推出,至今已有17年的發展歷程。

國際金融專家趙慶明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QFII試點推出後有一段時間收得比較緊,主要是因為當時外匯凈流入較多,外匯儲備增長較快,所以額度遲遲沒有放開。這兩年,開放不斷提速,主要是監管層根據國際收支形勢採取了擴大資金流入措施。2015年至今,證監會也有放開QFII額度的需求,對於外管局來說,逐步放開QFII額度的限制有利於外匯收支的平衡。

多位市場分析人士認為,取消QFII額度管理,有利於增強A股流動性及金融市場互聯互通,提高提高境外投資者投資的便利程度,外資流入還有很大潛力和空間。

9月4日,摩根大通宣佈,以人民幣計價的高流動性中國政府債券將於2020年2月28日起被納入摩根大通旗艦全球新興市場政府債券指數系列(GBI-EM);9月7日,標普道瓊斯指數公佈1099只A股納入標普新興市場全球基準指數;MSCI宣佈將在2019年11月,對A股納入因子增至20%。

9月10日,國家外匯管理局公告稱,決定取消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QFII)和人民幣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RQFII)(下稱“合格境外投資者”)投資額度限制。

特別是近年來,為了深化合格境外投資者制度改革,完善審慎管理,國家外匯管理局先後取消匯出比例限制,取消有關鎖定期要求,允許合格境外投資者就其所持有的證券資產在境內開展外匯套期保值等,極大便利了境外投資者投資境內金融市場。

招商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謝亞軒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全面取消合格境外投資者投資額度限制可以視為中國進一步加大資本市場開放力度的具體措施之一。“這個政策並不意外,此前監管曾多次強調,外管局也與市場有過溝通。另外,全面取消額度,意味著只要被認定為合格的機構投資者,到中國資本市場來就不受額度限制,這也符合監管潮流,從投資者身份認定出發,進行風險管理和監管。”

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8月末,QFII投資總額度增至3000億美元,共計292家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獲批投資額度1113.76億美元;RQFII制度從中國香港擴大到20個國家和地區,投資總額度為19900億元人民幣,共計222家RQFII機構獲批6933.02億元人民幣投資額度。

金融開放再下一城,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取消投資額度限制了!

“此次全面取消投資額度限制,體現了我國循序漸進推動資本項目可兌換的進程。”趙慶明說。

2018年我國跨境證券投資項下收支總規模(流入+流出)2137億美元,占整個資本項下收支總規模的比重為25%,該比重較2002年大幅提升了16個百分點。2019年上半年,我國非儲備性質金融賬戶延續凈流入態勢,其中,境外投資者增持我國證券500多億美元。

全面取消QFII投資額度,是我國對外開放的重要一步,也是推動A股國際化的一個重要舉措。2018年以來,明晟(MSCI)、富時羅素、標普道瓊斯以及彭博巴克萊等國際主流指數相繼將我國股票和債券納入其指數體系,並穩步提高納入權重,境外投資者對我國金融市場的投資需求相應增加。

17年來,中國資本市場逐步對外開放,QFII成為了中國資本市場發展的見證者和經歷者。17年間,QFII經歷了從無到有、投資額度逐漸提高,從資格審批暫時停止到恢復,從QFII總額度為100億美元逐漸提高至3000億美元,再到目前的全面放開不設限制。

“此前額度都沒有用完,不見得馬上帶來大量的資金流入,但從長期影響來看,有助於提高國際資金流入的便利度。”謝亞軒分析,全面取消合格境外投資者投資額度限制對人民幣匯率、股票市場影響是正向的。“取消合格境外投資者投資額度限制有助於國際收支平衡,同時也有助於加快金融市場互聯互通和雙向開放。”

特別是最近幾個月,外資持續加碼A股,A股被三大國際指數相繼擴容或納入。

QFII其實是一國在貨幣沒有實現完全可自由兌換、資本項目尚未開放的情況下,有限度地引進外資、開放資本市場的一項過渡性的制度。我國於2002年11月5日正式出台《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境內證券投資管理暫行辦法》,2003年7月有了第一單交易。在此後的十餘年中,隨著資本項目可兌換的不斷推進,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這一通道在不斷開放和優化。

在2019年陸家嘴論壇上,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潘功勝表示,境外資本進入中國資本市場的潛力大,這將是未來中國國際收支結構演變的一個重要特征。他強調,下一步,將統籌考慮經濟發展階段、金融市場狀況、金融穩定性要求,統籌交易環節和匯兌環節,以金融市場雙向開放為重點,有序推動不可兌換項目的開放,提高已可兌換項目的便利化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