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我国-联邦快递相关人士就该事件对外界回应称

  • 时间:

【孙俪请求停止偷拍】

“一系列的事件發生的背後,除了外力干預之外,是聯邦快遞在管理、監控、業績、公關體系的全面‘失控’。”上述分析人士稱。

邵忠林認為,這一現象由多方因素造成。目前很多中國快遞公司將精力主要放在國內,在超低價的無序競爭中循環,卻缺乏全球戰略的思考;快遞企業在全球建網難度要比在本國內大很多,我國在國與國之間的交通運輸資源儲備上仍有很大缺口;同時,快遞企業在全球各地建網點、招聘、進行當地同城配送都需要大量人力和資金。企業也需要培育足夠多的熟悉當地法律法規的財務、金融、稅務的人才,資金、人員、市場、網絡等的緊缺都加大了企業在全球建網的難度。“但是再難,總是要開始的。到現在為止還沒有看到這個勢頭,中國快遞業應儘快在全球建立自主的網絡體系。”

聯邦快遞今年以來“針對”華為的表現是極其驚人的,此前一連串包裹“誤運”事件,就已讓聯邦快遞成為了大眾關註的焦點。

隨後,聯邦快遞相關人士就該事件對外界回應稱,我們已就該票貨件向中國有關部門報警。我們對此事高度重視,將繼續全力配合調查。而此前,聯邦快遞對曾接二連三發生的一串事件,大多以“誤操作”進行回應。

此事也引起我國相關部門的註意。外交部發言人陸慷發言稱,華為和公眾都希望聯邦快遞(FedEx)給個合理的解釋。“如果是經常發生,對FedEx這樣的大公司確實不應該;如果不是經常發生,就更需要FedEx解釋清楚為何最近一而再、再而三地發生在華為身上了。”

“從聯邦快遞的說辭來看,一直在推卸責任。無論從其已發生的多個事件中體現出的不專業性、不懂法的隨意性、內部管理的不嚴謹性,還是從其業績失控來看,如今聯邦快遞多重問題暴露,遭遇信用危機,品牌形象一落千丈,無疑是自毀招牌。”業內專家認為。

邵忠林認為,聯邦快遞的說法矛盾百出,以“操作失誤”解釋站不住腳。他曾考察聯邦快遞中國分散在上海、廣東的分公司和運輸地,發現其內部管理相對規範。“此次屢次出錯絕不是操作人員失誤造成,其背後有深層次原因,是非常規的現象,而聯邦快遞在問題發生後所稱的‘失誤’,顯然也是找藉口進行掩飾和搪塞之舉。”

“聯邦快遞向法院起訴美國商務部,說明該事件並未單純的‘操作失誤’,美國政府確實有所干預,出具了一些與製裁相關聯的措施。”業內分析人士認為。

經過30多年的發展,我國快遞業已形成一個規模龐大的產業,併在電商的帶動下蓬勃發展。

記者向順豐快遞方面瞭解到,在境外物品以快遞或者物流方式進入中國時,都需要經過特定的通關流程,且需歷經幾道檢驗。“美國聯邦快遞公司承運的美國客戶寄出的快遞包裹,裡面藏有槍支,顯然不能用‘疏忽’來解釋,即使是仿真槍,在運輸過程也可以查驗出來,更何況是真槍,這一做法顯然嚴重違反我國相關法律法規。”順豐快遞相關負責人稱。

對此,北京市人大常委會立法咨詢委員會特聘委員楊兆全表示:“我國對快遞包裹收寄有非常嚴格要求,‘三個100%’:100%實名收寄、100%開箱驗視、100%過機安檢。含槍的包裹是從美國寄出的。作為聯邦快遞公司的員工,在收件的時候如果明知是槍支而允許運輸,則構成故意犯罪。如果由於疏忽或者不負責任沒有進行檢查,也同樣構成非法運輸槍支犯罪,屬於過失犯罪。根據我國刑法,過失犯罪處罰的比故意犯罪相對較輕。”

“聯邦快遞的事件,反映出中國快遞和物流業的短板,海外發展與日益增長的國際地位嚴重不符。目前,中國已成為世界第一大快遞國,卻沒有一家公司可以在全球範圍內建立完全自主的網絡體系,大部分快遞都是委托世界幾個著名品牌(UPS、DHL、TNT等)的快遞和物流公司來進行運輸,這與我國快遞業的快速發展是不相適應的。”邵忠林表示。

根據我國《禁止寄遞物品管理規定》所附《禁止寄遞物品指導目錄》,槍支(含仿製品、主要零部件)彈葯、管制器具、爆炸物品等19類物品禁止寄遞。且《中華人民共和國槍支管理法》第三條中也明確規定,國家嚴格管制槍支,禁止任何單位或者個人違反法律規定持有、製造(包括變造、裝配)、買賣、運輸槍支。聯邦快遞此舉顯然已經觸及法律底線。目前,該快遞公司涉槍事件仍在調查中。

作為華為的長期合作伙伴,聯邦快遞在今年5月份將華為從日本發往中國的兩個郵件送到了美國,之後華為另外兩個從越南發往中國香港和新加坡的郵件在中途滯留,而終點也被改為了美國,這些(行為)都未經華為授權。

“從上述事件可以看到,聯邦快遞公司的責任,一部分來自聯邦快遞中國公司,還有一部分來自美國總部。本來終點為中國的郵件被修改了目的地,我國對其中國公司有管轄權,應責令其配合調查清楚,併在內部整改。而對於境外運輸,如果其中存在侵犯華為等中國公司合法權益的行為,則聯邦快遞美國總部應該承擔相應責任,聯邦快遞中國公司及美國總部都有維護中國消費者合法權益的義務。”邵忠林表示。

楊兆全認為,聯邦快遞公司對出現的問題,解釋為“工作失誤”,這是在規避自身責任。出現這些問題,中國相關機構有權進行行政調查,甚至直接啟動刑事偵查。如果要追究其刑事責任,必須以刑事偵查的結果作為依據。不管其是否構成刑事犯罪,我國行政機關都可以對聯邦快遞公司進行行政處罰。

數據顯示,2010年以來我國快遞業務量年均複合增長率達到50.05%,雖然近兩年我國快遞業務量和業務收入均有所放緩,但仍處於較高水平。我國快遞業務仍處於持續高漲期。然而中國大型快遞公司在海外擴張和佈局的數量有限。

聯邦快遞最新財報顯示,截至5月31日,其盈利情況已經轉為虧損19.7億美元,比起去年同期水平盈利16億美元,出現斷崖式下滑。對此,聯邦快遞表示,由於貿易環境的不明朗,聯邦快遞2020年的業績可能還將繼續受損。

■本報記者 賈麗2019年接連發生的華為包裹多次被轉運、涉槍事件,讓聯邦快遞被推至聚光燈下,成為媒體報道的焦點,引發全球一片嘩然。

隨後,聯邦快遞(中國)有限公司通過官方微博發佈聲明表示,有關近期社交媒體平臺流傳的聯邦快遞將客戶貨件沒收,並轉運至美國檢查的消息與事實嚴重不符。此後,聯邦快遞方面再次對外予以解釋稱,沒有任何外部方面要求聯邦快遞轉運這些貨件,並對少量華為貨件被失誤轉運表示抱歉。

近期,國家有關部門依法對聯邦快遞(中國)公司未按名址投遞快件一案實施調查發現,聯邦快遞關於將涉華為公司快件轉至美國系“誤操作”的說法與事實不符。另發現聯邦快遞涉嫌滯留逾百件涉華為公司進境快件。調查期間,還發現聯邦快遞其他違法違規線索。

對於業績失速、自顧不暇的聯邦快遞而言,其面對近期發生的多次“誤運”事件而出現的回應前後不一,面對涉槍事件體現出態度的不嚴謹,甚至多次觸及法律底線,讓業內咋舌。

急需建全球自主物流網絡體系“聯邦快遞公司近期出現的多個問題,也反映出我國加強快遞行業監管還有待進一步完善的空間。監管部門和行業協會也要以這次事件為契機,完善快遞各個環節的管理,杜絕類似事件的發生。”楊兆全表示。

“低級”錯誤為何頻頻發生?近日,福建省福州市公安局晉安分局通報一起案件:福州市公安局晉安分局近期接到報警,福建某運動用品公司收到由美國聯邦快遞公司承運的一美國客戶寄出的快遞包裹,內有槍支。目前,福州警方已將槍支暫扣,並開展立案調查。

屢屢“失誤”背後的失控聯邦快遞的“精準失誤”已多次發生。

聯邦快遞前後矛盾的回應,讓外界無法理解,此事接連地發生在華為身上,亦引發熱議。

而隨著事態的發展,相關事件也出現了戲劇性的一幕。在壓力之下,美國聯邦快遞公司對美國商務部提起訴訟,原因是美國商務部搞的那個出口管制規定,讓聯邦快遞苦不堪言,聯邦快遞認為美國不應該指望快遞公司實施出口管制規定。

聯邦快遞此舉讓很多中國客戶表示失望。更有網民斥責其這一做法太沒有職業操守,表示不會再用聯邦快遞。還有境外人士直言:“聯邦快遞速度越來越慢,且無端收取滯納金。”

中國快遞協會原副秘書長邵忠林表示:“國內外快遞公司的經營活動過程中,只要其有一個環節在中國發生,就要受到中國法律的約束。在此事件中,聯邦快遞負有重大責任。聯邦快遞在中國運營已有35年的歷史,其對中國相關法律法規應有明確認知,並熟知中國法律和道德界限、嚴格執行,但其依舊犯這種‘低級’錯誤,應該受到中國多部法律的約束和製裁。”

中國相關法律法規明確嚴禁槍支等十餘類物品的郵寄。毫無疑問,將槍支從美國寄往中國嚴重違反中國法律,聯邦快遞有義務遵守中國法律,阻止武器等危險違禁品向中國郵遞。

作為全球十大快遞物流企業之一,無論從技術上還是規範上,其完全可以避免此類事件發生,寄往中國槍支事件暴露出聯邦快遞在監管上存在的問題。

“巧合”事件接連發生。隨後,媒體再次曝出:聯邦快遞拒投華為手機。一部華為手機在寄出後又被聯邦快遞退了回來。聯邦快遞告知發貨人,退貨原因是由於美國政府和華為公司之間存在問題。對此,聯邦快遞公司表示,這是一次“操作錯誤”。

一位快遞行業工作人員告訴《證券日報》記者,聯邦快遞在此運輸的過程中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且這是可以提前察覺的。

聯邦快遞曾是全球最大的快遞公司,在華為及涉槍事件發生的同時,也遭遇信用危機,業績呈現持續下滑,在短短的一個月時間內,股票市值蒸發了近20億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