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公司-迅游科技董事长候选人袁旭出生于1984年

  • 时间:

【国庆70周年阅兵】

2015年,迅游科技IPO發行價為每股33.75元,最高峰股價為每股297.3元,截至9月5日,迅游科技股價17.55元,對比之下,股價處於歷史低位,對於此現狀,市場上也有一些觀點認為迅游科技的股價被低估,袁旭則表示:“在5G時代,迅游科技要做差異化、場景化的智能網絡通信服務商,而從這一角度來講,迅游科技股價的增長空間也會非常巨大。”

據悉,目前迅游科技正在致力於從“無迅游,不網游”到“無迅游,不連接”這樣的轉型升級。

如上文所述,在迅游科技的發展過程中,袁旭一直是業務一線的核心人物,但章建偉的貢獻也不可磨滅。

同年,創業板的出現讓袁旭看到了新機會,在幾年連續推動,迅游高速發展之後,袁旭開始帶領迅游科技IPO衝刺。翻閱迅游科技招股說明書可以發現,2011-2014年,迅游科技收入分別為7024萬元、9050萬元、1.44億元、1.78億元,凈利潤分別為2027萬元、3091萬元、4586萬元、6018萬元,最終在2015年5月27日,以四川省首家互聯網上市企業的身份在創業板上市。同時,袁旭也成為中國最年輕的上市公司創始人&實際控制人。

能夠看出,在迅游科技發展過程中,袁旭扮演了“堅守者”與“開拓者”的角色,袁旭是不是一個優秀的領導者,迅游科技的財務數據中給出了確切答案。公開資料顯示,2015-2018年,迅游科技收入從1.72億元增加至7.31億元。上個月,迅游科技發佈的2019年中報顯示,2019年上半年,迅游科技實現凈利潤1.05億元,同比增長1.31%。公司賬上貨幣資金和交易性金融資產分別有1.51億元、4.52億元,類現金資產合計有6.03億元,遠超過有息負債。

迅游往事迅游科技董事長候選人袁旭出生於1984年,但卻是一名互聯網老兵。

事實上,在迅游加速器剛剛推出的一年時間里,雖然業務在持續向前滾動,但並沒有取得突飛猛進的進展,甚至遭遇了天花板。當時,公司股東曾有過商議,討論是否應該出售互聯網加速這塊業務,而且當時,也確實出現了意圖收購迅游加速業務的買家。在這個問題上,幾位股東的意見出現了分歧。

對於董事會通過了《關於免除章建偉公司董事長職務的議案》一事,袁旭透露:“董事長變更是公司思慮再三的決定,在公司上市之初,就有過是否需要調整的聲音,因為公司在發展,每個階段要做出不同的選擇。現階段,迅游科技需要在業務上去發力,面對激烈變化的市場,迅游科技必須要去自我升級、迭代和變革。”

“對於章建偉,我個人一直充滿感激和感謝,共同創業十幾年,緣分來之不易,章總在公司歷史上做了很大貢獻。團隊創立之初,章總作為老大哥,把大家聚集在一起,給了我們非常好的照顧,即便董事會成員職位有所變動,也希望他一切順利。目前,他也依然會參與到董事會的日常工作中來,陪伴和幫助公司不斷成長”,袁旭說。

袁旭14歲開始“創業”,建立自己的個人網站“四川網盟”,併成為當地的熱點網頁。第二年,袁旭和網絡結識的朋友開設了網絡聊天室,袁旭則嘗試出售聊天室中的虛擬道具,憑藉這個小小創意,袁旭賺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20萬元人民幣。

迅游科技的5G機遇2019年年初,袁旭接受採訪時提到,從90年代的固網通信,到2G、3G、4G,如今,國家對網絡建設的力度更是空前,5G時代中國將在全球取得領先地位,這也將為國內的創業者帶來大量的機遇。

直到2005年,做機房的人逐漸多了,資源有了限制,袁旭等人開始考慮轉型,併發現了“網游加速”這一巨大的市場,開啟了屬於自己的真正創業歷程。

工具類產品如何生存、轉型一直以來都是一個老生常談的問題,過去的互聯網歷史中,不乏天選之人被時代的發展而淘汰的案例。但目前來看,迅游科技順利完成了多次轉型,生存不是問題,大浪淘沙,留下來的都是金子,而接下來的問題,迅游科技能走到一個什麼樣的高度,讓我們拭目以待。

管理層迭代是公司發展的必然歷程

袁旭的這番話是對公司未來的認可與肯定,也是對章建偉的感激。從PC端到移動端,袁旭帶領公司完成了過渡,而面對接下來的5G時代,袁旭更加興奮,他表示:“5G是迅游創立以來最大的機會。”

至今,公司核心產品“迅游手游加速器”與華為、騰訊等互聯網知名企業已達成深度合作。公開資料顯示,2016年,迅游科技與王者榮耀開啟產品層面的合作,迅游作為第三方功能,直接植入游戲並實現深度運營合作;2018年,迅游科技與華為達成合作,實現將迅游產品植入華為手機系統中的合作形式。此舉成為了行業合作典範,也促成了迅游科技與國內通信行業一線品牌的合作,緊跟著,迅游與OPPO、小米、酷派、魅族等國內一線手機廠商也同樣建立了內置加速合作。

很快,袁旭為迅游引入了第一筆天使投資,解了燃眉之急。之後,在袁旭的帶領下,迅游迎來了高速成長的時期,迎合互聯網以及網游產業快速增長的時代大背景,迅游科技網絡加速業務進入爆發期,2009年,迅游科技扭虧為盈,2010年,迅游實現了營收的大幅提升,年營收4155萬元,增長幅度達113%,凈利潤703萬元。緊接著,袁旭迅速引入了摯信投資、亞商創投、達晨創富、盈創創投等知名機構投資者,並且開啟了長時間的引進高管以及人才計劃,包括商務總監、市場總監、運營總監、財務總監等,這些人中不乏騰訊、金山、雅虎中國等企業中高層以及部分通訊行業專家。至此,迅游科技管理團隊架構基本穩定。

“我也不能說力排眾議,但當時我確實充滿信心,網絡游戲一直以來就是我很熱愛的行業,並且我也瞭解玩家的需求”,袁旭回憶稱。而後,三人股權關係沒有變化,但網絡加速業務則決策由袁旭全面主導。

目前,迅游科技不僅在國內市場有所佈局,更是將業務滲透到海外,據悉,2017年,迅游科技收購成都獅之吼科技有限公司,推開了海外市場大門,而海外市場也給迅游科技帶來了不錯的利潤。借助其強大的海外業務平臺,一旦時機成熟,迅游的能力將快速出海,網絡優化服務和系統優化服務將會無縫連接,直接推向海外龐大的用戶市場。

9月5日,迅游科技(300467.SZ)發佈公告稱:“迅游科技召開第三屆董事會第八次會議,決議通過了《關於免除章建偉公司董事長職務的議案》以及《關於推舉袁旭為公司董事長候選人的議案》的提案,袁旭擬任迅游科技董事長一職。”

高三畢業之後,袁旭考入了北大,成為眾人眼中的天之驕子,而這一期間,也正值中國互聯網新的一波創業潮,他觀察到為網站主提供服務的IDC呈現出大量需求,便開設了雅安民營的第一個雙線IDC機房,新合伙人就是章建偉。憑藉這一項目,袁旭又賺到了40萬。由於事業在四川,為了創業,袁旭選擇了從北大“休學”。

事實的確如此,5G時代的到來,將給生活中的各種應用場景發生改變,並且會催生出更多的生活應用與大型游戲。面對5G時代的巨大傳輸需求,網絡的連接終端、服務類型、數量都將出現井噴式的變化。因此,將以往無差別的管道,變為按需提供差異化、精細化服務管道已成為一大趨勢,這將為迅游科技未來多場景佈局和原有業務優勢的競爭力不斷增強提供了巨大的機會。

2005年,袁旭、章建偉、陳俊因為對互聯網加速市場前景的一致認可,便開始招兵買馬成立團隊,開啟創業之路,2007年,團隊對加速市場的瞭解和技術儲備已近成熟,為了避免面臨紅海競爭和巨頭覬覦,團隊決策進軍游戲網絡優化市場,深耕細分行業。2008年,迅游加速器正式進入大眾視野,與此同時,迅游科技也在成都高新區正式註冊成立,而正是因為迅游加速器這款產品,才讓迅游科技走上了IPO之路,成為公眾企業。

過去十多年,迅游科技在網絡優化行業進行深耕,以網游場景作為切入點,在服務數量龐大的網絡游戲用戶的過程中,迅游科技積累了強大的網絡優化能力,不斷打磨服務品質,展現出了強大的網絡管理調度能力以及場景化的的網絡需求服務能力。袁旭告訴和訊科技:“5G時代,對網絡通信有差異化需求的很多場景將會爆發,用戶將不再滿足於基本的聯通需求和標準化服務套餐,對網絡質量的要求將會更加苛刻,迅游科技基於自身的智能網絡能力,完全具備條件成為5G智能通信行業龍頭和領軍企業。”

據瞭解,目前,迅游在遠程醫療、遠程駕駛、教育、金融等多個場景都進行了摸索與嘗試。“未來迅游會在龐大的5G市場里切下一塊屬於我們的蛋糕。”此外,迅游科技在2018年年報中提到,公司在戰略佈局方面已經取得初步成效,致力於為多樣化場景提供端到端的智能網絡通信服務。

常規來講,上市公司董事會變更不僅影響資本市場的走勢,也代表著公司品牌形象以及具體業務將發生改變。而迅游科技是否已經做好了這樣的準備呢?或許可以從迅游科技的歷史進程中尋找答案。

“我還年輕,我還想試一試,看看能做些什麼”,在股東會上,袁旭表達了自己的看法。袁旭的堅持最終讓迅游加速器項目得以保留。

不僅如此,袁旭對互聯網行業發展動向的敏銳嗅覺,也幫助迅游科技順利完成從PC端向移動端的轉型。早在2012年,袁旭便組織研發團隊,立項對移動網絡傳輸優化進行預研,彼時的移動互聯網,還受限於3G網絡的帶寬原因,業態並不豐富,但袁旭與團隊通過調研分析,已確定移動互聯網在4G時代將迎來應用爆發,移動手游在內的移動終端娛樂產業將會爆髮式增長。2013年9月,在三大運營商獲發4G牌照(2013年底)之前,迅游已開始內部甄選及引入專業人才,組建移動加速項目組,2014年2月28日,速寶科技正式成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