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租车带牌-这项业务只适合在3年以后能顺利取得新能源汽车牌照的用户

  • 时间:

【吕挺被批准为烈士】

游走在“灰色地帶” 雙方均擔法律風險

近日,小鵬汽車推出“帶牌租車”和“零首付融資租賃“兩套全新用車方案,其中,“帶牌租車”方案適用於北京地區,專為暫無購車指標的用戶解決用車需求。無獨有偶,前不久特斯拉也在官微上宣佈推出新的融資租賃方案,為北京客戶提供3年免息融資購車與免費的車牌租賃服務。只不過,第二天,免費車牌租賃相關內容就被刪除。

呼籲放開牌照限制 助推新能源車市穩定增長

營運車牌提高用車成本 3年租期只適合特定人群

事實上,這項業務只適合在3年以後能順利取得新能源汽車牌照的用戶。對於其他消費者來說,3年後租借期滿需要自行解決牌照問題。小鵬汽車的銷售人員給出了兩個建議:一是選擇使用外地牌照,畢竟除了北京,全國沒有任何一個城市對新能源汽車牌照申請有限制,但如果在北京地區使用將受到即將就要實行的外地車牌限行政策約束;另一個選擇就是繼續租借北京牌照,但只能向其他公司或個人租借,小鵬汽車不再提供相關服務。“實際上,現在私下進行的個人牌照出租,合同期大多也在3~5年,基本上找不到願意提供長期或買斷業務的出租者。”該銷售人員告訴記者。

新能源車企推出的“帶牌租車”與其他融資租賃有何不同?是否為“以租代售”模式?是否存在風險?帶著上述問題,本報記者日前走訪了小鵬汽車位於北京市朝陽區的一家體驗中心,記者瞭解到,“帶牌租車”業務雖然從一定程度上確實滿足了消費者的用車需求,但對於企業和消費者來說,都存在著一定風險。

然而,向公司租借新能源汽車牌照也會帶來新問題。以特斯拉提供的所謂3年免費車牌為例,銷售人員強調:“提供的是營運車牌,而營運車輛的使用時間達到15年就會被強制報廢。”該銷售人員補充道,3年後如果用戶還沒有牌照,可以採取租賃的方式繼續用車,但營運牌照的租金要比非營運的貴一些,如果用戶獲得了新能源汽車牌照,就可以將車過戶給個人,過戶費用為1000元,值得一提的是,即便此後掛上個人的牌照,車輛也是15年強制報廢。

此外,營運車輛和非營運車輛的保費也有很大差別,例如一輛6座以下機動車,購買50萬元的第三者責任險,如果車輛使用性質為“家庭自用汽車”,其基準保費在1000元左右,而同檔車輛,如果性質為“租賃營業客車”,基準保費就要提升到2700元左右。如果這筆費用由消費者來承擔,無疑將增加使用成本。

前不久,全國工商業聯合會汽車經銷商商會提議,北京應取消新能源汽車限購,並提出四個方面的優化方案:首先,加大新能源汽車購買指標的供應總量,建議從目前的每年6萬個指標增加至12萬個;其次,引導無車家庭購買新能源汽車,針對符合搖號資格且全家無車的群體,適當予以照顧和傾斜;第三,可為京郊各區(房山、大興、昌平、密雲、懷柔、平谷、延慶、門頭溝)單獨設置新能源汽車號牌,限定在五環路外使用,做到有效緩解無車家庭用車困擾的同時,不增加五環路內的交通壓力;第四,是加大外埠牌照和“京牌外用”管控力度,為京牌“剛需指標”騰出空間。

捆綁高利率貸款 3年多付6萬多

“單就小鵬汽車提供的帶牌租車業務來看,其比單租牌照多了一份車輛融資租賃合同,一旦消費者出現還款問題或相關事故問題等,企業承擔的風險非常大。”崔東樹如是說。

值得註意的是,由於這一模式目前還屬於“灰色地帶”,交易雙方都需要承擔一定的風險。北京市京師律師事務所律師許浩表示,對承租人來說,如果出租車牌的人因為司法訴訟,名下財產被查封執行,這輛車也有可能被執行;對出租人來說,如果車輛出了交通事故,出租人無法證明事發時車由誰使用,也需承擔賠償責任。

無論是從推動市場健康發展、減少“帶牌租車”這種灰色交易的角度,還是從推動新能源汽車進一步普及和推廣的角度來看,放開北京新能源汽車號牌的呼聲都越來越高。

家住北京市丰台區的李先生告訴記者,因為沒有購車指標,他曾經向不少汽車品牌的經銷商瞭解過車牌租賃業務,大多數銷售經理都是在私下給購車用戶介紹可以出租車牌的個人,“牽線搭橋”後就不再介入雙方的實際交易過程,這一行為得不到汽車廠商和經銷商官方的認可。“像小鵬汽車和特斯拉這樣公開宣傳帶牌租車業務的企業很少見。”李先生坦言,如果由車企提供帶牌租車,肯定比個人更可靠,有可能會因為這一服務選擇購買小鵬汽車。

事實確實如此。近段時間以來,北京市新能源汽車牌照的出租生意正變得越來越“火爆”,除了搖號越來越難以及外地車牌限行在即等原因外,等待新能源汽車指標分配的時間越來越長也是一大重要原因。

崔東樹坦言,牌照租賃在汽車限購城市並不新鮮,不少汽車品牌經銷商都在私下提供這一業務,目的在於滿足沒有購車指標消費者的需求。但在北京等城市,新能源牌照畢竟屬於稀缺資源,這一業務模式不能大範圍複製和推廣。

為避免這一類交易的增多,促進新能源汽車市場的健康有序發展,全國乘用車市場信息聯席會秘書長崔東樹在接受《中國汽車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北京市應考慮新能源汽車牌照的有序放開,這有利於拉動新能源汽車市場的進一步增長。

“其實帶牌租車就是牌照租賃服務,目前只在北京地區提供。”在撥打小鵬汽車的客服電話時,記者得到了這樣的答覆。在小鵬汽車體驗中心,銷售人員詳細介紹了這一服務:“如果暫時沒有新能源購車指標,可以選擇小鵬汽車提供的帶牌租車業務,時間最長為3年,但前提是必須選擇小鵬汽車提供的金融產品業務,以分期貸款的方式購買汽車,全款購車無法享受這一服務。”

銷售人員解釋稱,年利率稍高是因為這其中包含了牌照的租賃費用,大約每個月為900元。“雖然與目前市面上的新能源牌照租賃費用相比,900元一個月不算便宜,但與私下個人間的牌照出租不同,牌照的租借方是小鵬汽車旗下的子公司,可信度更高,消費者也可以更放心。”銷售人員透露,這一服務僅推出十餘天,已經成交了七八個訂單。

最新公佈的汽車產銷數據顯示,今年7月,我國新能源乘用車銷量為6萬輛,環比下降12.5%,同比下降12.9%。“作為國內一線城市,北京市新能源汽車的市場需求巨大。因此,北京市若有序放開新能源汽車牌照,對推動新能源汽車市場的穩定增長將起到重要作用。”崔東樹如是說。

據北京市小客車指標調控管理信息系統官網發佈的最新消息,經審核,截至今年6月8日24時,新能源小客車指標申請個人共有43.1萬個有效編碼、單位共有8802家。根據近年指標發放數量來看,北京每年分配約5.4萬個新能源汽車指標給個人。今年的指標已完全用盡,如果按照43.1萬的申請人數預估,從現在開始排隊,或需等到2027年才能獲得新能源汽車牌照,且排隊的人數仍在不斷增加。

以小鵬汽車2020款G3520(長續駛車型)智享版為例,補貼後售價為17.98萬元,選擇帶牌租車業務後與小鵬汽車全資收購的子公司簽訂汽車租賃協議,首付款比例為25%,每月繳納5000元的租車費用(包含車牌),3年期滿後只需繳納比例為10%的回購尾款,就可以辦理過戶。屆時,車輛所有權從該公司轉至消費者。通過計算,以金融貸款的形式,消費者在3年租期內累計支出約24.3萬元,比全款購車多繳納6.3萬元,折算下來的貸款年利率為11.68%。記者瞭解到,目前為提升銷量,幾乎所有車企都提供相應的低息甚至免息貸款服務,與之相比,小鵬汽車的“帶牌租車”業務的確是一樁“好買賣”。